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 第二章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第二章来了!这一章非常精彩!KISS,露肉,滚床单,电击PLAY等等这些桥段通通没有!!

以下正文: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674582

 第二章

她整夜没怎么睡,酒店的咖啡难以下咽就算了,她还要全程在她那“心爱的妻子”花痴的注视下吃完早餐。接下来所有灵修会员要在附近的草地上参加一个小组手拉手的什么玩意儿,这让Shaw的情绪更糟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早在耳机里执勤的是Reese,他不会谴责她的反社会行径。否则她很可能会把谁掐死——很有可能是Root。

 

“如你们所见,第一项活动很简单。”治疗师微笑着走在她的治疗对象中间。微风在树叶中吹拂,尽管活动宣传主打宁静的魅力,Shaw只觉得又烦躁又无聊。她一直盯着Asha和Irene,不过说实话,除了等待也没什么别的事可以做。

 

“我希望你们拥抱各自的伴侣。”

 

有几对发出尴尬的笑声,其他人则迅速抱住了各自的伴侣。一株柳树下,Alison面向Ann似笑非笑:“多浪漫啊。”

 

“我不会抱你的。” Sameen警告Root,双手插袋看向别处。

 

“我们结婚了,Ann。” 骇客完全不顾特工的抵抗,微笑着环住Shaw的脖子,“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她甚至胆大到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时刻抛媚眼。

 

“给这女孩一点爱,Shaw。” Reese在耳机里调侃。

 

特工皱着眉不情愿地把手搭在Root腰上。“我会揍你俩的。”她低声威胁,搭在Root腰上的双手无比僵硬,肌肉紧绷到仿佛就要爆发,“但你会是第一个。”她对着Root的锁骨轻声说。

 

“你可能会觉得不舒服,给自己一点时间。” 治疗师边说边从Ann和Alison身边走过,“我希望你们抱着伴侣直到双方都觉得轻松而满足。”

 

“看来我们要抱到永远了。”Root在Sameen耳边开玩笑。

 

“别说话,”治疗师瞟了一眼骇客,“这不是谈话时间,也不是为性爱做铺垫。这个拥抱是关于亲近和亲密。”

Shaw更紧张了,不过治疗师好歹是走了。骇客把脸埋在Sameen的颈窝隐藏自己的笑。若不是为了避免被治疗师点名,特工一定会抱怨Root把她当做人肉盾牌,所以她一直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治疗师终于宣布拥抱结束,Shaw迅速闪到一边仿佛Root着火了,骇客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喏,也不坏嘛。”

 

“你这么觉得而已。” Sameen辩解,却也为这一刻的结束松了口气,“你刚才差点让我们露馅了。”

 

 “现在,我们再来一次。” 治疗师宣布。Shaw差点背过气去,这让Root笑得像个中学小女生。

 

“这次我希望你们跟着我做。”

 

几次深呼吸后,尽管骇客在尽力克制,Sameen的怒气却让Root笑意更甚。周围的几对伴侣都公然盯着她们,Shaw觉得非常不舒服,直到她发现她们都在评判Root而不是她时,她才有点骄傲地觉得排除所有干扰,至少目前来说,她不会是让她们露馅的罪魁祸首。

 

 治疗师又开始在草地上漫步,穿行在她的病人之中。“当我拥抱我的伴侣。”她开口了,并要组员们对她们重要的另一半重复她的话。

 

“当我拥抱我的伴侣,”Root念着这些词,声音颤抖着,“我知道她是真实的。”

 

Shaw感觉到骇客笑出来的眼泪弄脏了她的脸颊,她沉下脸说:“拜托Root,忍着点。”

 

 其他人跟着治疗师继续念:“张开双臂,敞开心扉全身心地迎接这个人。” 骇客却轻声在耳边说:“你能相信竟然有人花钱来买这个吗?我真心搞不懂。”

 

“是啊,我也不懂。”Shaw低声回答。Root温热的呼吸游走在Sameen的颈间,特工闭上眼睛,让舒缓的温暖抚平她的沮丧。骇客似乎注意到了这种变化,她的呼吸由此而慢下来,整个人不再笑得颤抖。过了一会儿,Root拉开一点点距离,眼里有一丝好奇。她捧着Shaw的脸颊,努力地吞咽着,用大拇指抹掉她的眼泪留在Shaw肌肤上的痕迹,Shaw则将一缕掉落的发丝拢在Root的耳后。

 

 “我们的女孩怎么样了?”John在耳机里问道,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特工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越过Root的肩向后看,瞬间进入工作状态:“很好,我认为。”

Asha和Irene看上去并没有草地上其他情侣舒适,但Shaw不想做过多的解读,并不是说她有多懂拥抱这回事,不过这看起来可不像谋杀动机。

 

“Irene的叔叔替俄罗斯人洗钱,”Shaw专心于工作,不去理睬Root的手指玩弄她的卷发引得她痒痒的,“能轻易雇一个杀手。”

骇客叹着气:“是的,但她昨天提到是她提议来参加这场灵修,”棕发女人提出异议,“如果你想杀掉你的妻子,干嘛多此一举来参加心理治疗?”

 

耳机里,John自然地加入对话:“也许是想找到让她独处的机会?Finch说她经常出差,总是和助理一起。”

 治疗师宣布她们能结束拥抱了,Root先分开,不由地注意到Sameen转瞬即逝的困惑表情。

“Finch在哪,顺便问一句?” 特工问完,清了清嗓子,转身盯着治疗师,对方正在向大家说明今天的行程表。

“调查助理,那个叫Ryan Silva的家伙,”Reese回答,“我要去拜访Elias一趟,看看关于那个叔叔他知道些什么。你们会照顾好自己吧?”

Sameen盯着Root,对方完全忽视她,用手指捋着她的头发。“我没问题,但我不敢保证不会杀了她。” Shaw假意威胁,得到了对方一个灿烂的微笑作为奖励。 

 

[...]

 

 

咨询师的办公室里,Ann盯着窗外,几乎没在听她的妻子说什么。 杉木桌的对面,咨询师正在做笔记。Shaw不用看都知道她在写些什么:缺乏配合,疏远,拒绝交流。这不是她第一次做心理治疗,即使她知道她在扮演Ann,对这项职业的不信任却胜过了她维持身份的愿望。

 

“我工作比较多,所以不怎么在家,”Root说着,十指交握,假装焦虑。她真厉害,Shaw想。如果她不知道真相,她真的会相信她,进而觉得自己是个混账女友。还好她并不这样觉得。

“我觉得她不愿承认这令她很困扰。”

Shaw保持沉默。她们早先已经达成共识,Root来负责整个心理治疗,于是Shaw觉得这意味着她不用说话。另外,如果非得说话,她决定否定一切Root的提议。目前为止,Root都表现得很好,用谈话技巧绕过大部分小陷阱。从Asha Tumelo的办公室空手而归的Harold,目前只责备过她一次,所以Sameen自我感觉良好。

“你认为Alison说的对吗,Ann?”

Shaw收回视线不再看着窗外,她瞟了一眼咨询师,然后转向Alison。她看了一会儿,估计着在这场折磨下Root的沮丧程度。

“不,我不那么觉得。”Shaw面无表情地说,骇客瞪着她,“事实上我觉得她在家的时间太多了。”

“讽刺,你认真的吗?”Root立刻回嘴。她看起来很生气,这却让特工心情愉悦。半个小时之前她就注意到,每次只要把Root惹怒,她的眼角就会出现微微的抽动,而从那之后她每一个话题都在挫败Root。终于轮到自己把她逼疯一次了,真棒。

她没想到Root会开始哭,此刻她回想昨晚的撤退计划,才发现她本该料到的。

“我觉得你根本不把这当回事。”Alison哭诉着,双手颤抖,准备上演一场好戏。

咨询师表情尴尬,用眼神催促Shaw说点什么,什么都好。

“是啊,不,我没有。”她脱口而出,别扭地把手搭在Root肩上。

 “你根本就不爱我了,是吗?”

Root看向Shaw,在眼泪和Alison的伪装下,Sameen清楚地知道这是她扳回一局的伎俩。特工咬紧牙,这场游戏她绝不会输,尽管她不太清楚这游戏是怎么开始的,以及规则是什么。

 

“Miss Shaw,我觉得你需要更投入一些。”Harold在耳机里提醒道。

 “别这么说。”Shaw终于开口,尽力放软语气。某种程度上她还是希望可以靠打擦边球走出困局,虽然她强烈地感觉到Root想要的不是这个。Root想要逼她说出“我爱你”,只是为了证明她能做到。Shaw觉得这一刻她真是个好胜的幼稚鬼。冒着露馅的风险,就为了这点无聊的事情?简直无耻!Shaw很讨厌她,可是为什么她此刻觉得有点性趣?

 

“我要听到你亲口说。”Root坚持,夸张地压低声线,眼泪静静地从她脸庞滑落,“这有罪吗?”

 “不,这没错。”咨询师肯定地回答,这让Shaw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她没可能逃过这个,但她真的真的非常不想说,“在一段关系中要求一些保证是非常正常的。”Shaw本能地捏紧拳头,她从未像此刻这么想暴打Root一顿。

Sameen瞪着骇客,用她们都知道的那种“我他妈恨死你了”的眼神,咨询师却以为她们正在进行眼神交流。经过了一段短短的沉默,Root抹干脸上的泪,Sameen张开嘴,竭力想把那句话挤出口。试图说出从父亲去世后就再没有说过的那三个字。

Shaw脸上的表情异常纠结,骇客突然打断了她:“不用,好了,我不应该说那些话。”她快速说完。咨询师认为这句话指的是Alison情绪失控,然而Shaw觉得她是在为了刚才做得太过分而道歉。当Root用手指轻擦过她捏紧的拳头,说出“不会有第二次”时,Shaw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这是一个心静之地,” 咨询师坚持道,“你们都需要利用这次机会说出真实感受,这很重要。”看见两位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咨询师接着说:“我发现当我们的关系出现问题时,我们经常会忘记另一半为我们做了什么。现在,我希望你们告诉对方她做了什么让你觉得很幸福。”

Root看起来有点犹豫:“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咨询师回答,骇客的肢体语言瞬间从后悔变成调皮。

Root脸上闪现一丝坏笑,看向特工的双眼。她将一缕黑发拢到Sam的耳后,模仿Shaw几小时前在柳树下的动作。

“嗯,在床上,你……”她微笑着,轻呼一口气,似乎找不到语言来形容。她靠近Shaw,降低音调,“没有人能像你一样让我高潮。”

 

“没必要这么出格,Miss Groves。”Harold在耳机里警告,Root的眼里闪现一丝愉悦,显然她觉得令Finch震惊很有趣。Shaw喜欢此时气氛的转变,于是她也对Root报以一笑,充满诱惑力。

 

“健康的性生活很重要,”咨询师同意道,虽然有点犹豫,“Ann,你有什么想对Alison说的吗?”

Shaw没有半点犹豫:“你也很棒,宝贝。”她抛了个媚眼。隔着耳机,她觉得她听到了Harold手掌拍在脑门的声音。

Root笑得更娇媚了,完全忘了她扮演的是无聊老土的Alison:“是啊,但是好在哪里呢?”

“Miss Groves!”Harold在耳机里抗议。

“显然,你们关系中这个部分看起来相当……有益,对你们双方来说。”治疗师打断她们,看起来有点尴尬。

 “非常,”Root回答道,抓着Shaw的手转身面朝咨询师,“我们有个暗号,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用小刀做的那些事,”Sameen开玩笑说,她听到Root急剧的呼吸,没再抑制自己的笑意。

咨询师的表情简直令人永生难忘,但她很快整理心绪,问道:“你们的性爱中经常包含疼痛吗?”

 

“这是交流的一种形式,你知道吧,”Root说,“真的,你也该试试,它就像优秀的调味品一样。否则,婚姻实在太无聊。”她起身,Shaw也跟着起身,“好了,我们的诊疗时间差不多到了,你得去移走你的车,不然它马上就会被拖走。”

咨询师眨了几次眼睛,看向挂钟,确认已经到了一个小时。

“你怎么知道……?”

Root已经走出房门,Shaw转身,靠在门框上。“她这样做的时候很讨厌,对吧?”

说完她离开房间,面带微笑,追上Root:“嘿,发生什么了?”

 

“有人行动了,”骇客回答,没看她一眼。Sam推测她应该是在听机器说话,于是在身旁安静地跟着。

她们在大楼里越走越快,一走出大楼,两人都奔跑起来。Sameen默默的跟着Root,从腰带下面抽出袖珍手枪。她环视周围寻找威胁,院子里,草地上,甚至是头顶的登山小径上都空无一人。

 

“狙击手。”Root提醒她,指着在树林里悄悄移动的黑影。Shaw在继续前进之前扯住了Root的手臂,示意她停下。她指向小路,暗示Root往前走,而自己绕路到登山小径下面的灌木丛。骇客点头后继续向目标跑去。

“怎么了,Miss Shaw?”Harold在耳机里担心地问。 

 “等一下,Finch。”特工小声说,尽可能安静地在树林里移动。她选了一条小径能把她带到狙击手的正下方,但因为鲜有人走过,这条路上障碍重重。左方有动静,Shaw看见几个人从大楼里走出来抽烟,虽然看不清楚,但她知道Asha肯定就在这一小撮人中。

她估计自己已经离目标很近了,这时她听到了Root的声音。“不好意思,先生。”她装作无辜地问,仿佛她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男人举着一只来复枪,正用枪口对着人群,“你看到我的妻子了吗?”

Shaw听见狙击手碰到树叶发出沙沙声,大概是被吓得跳了起来。她攀住石崖边缘往上撑,这时她听到有子弹上膛的声音。“你他妈的是谁?”那男人用威胁的口吻问,带有一点俄罗斯口音,但Root没有回答,“你想要什么?”

 

“我妻子,”棕发女人又说了一遍,往前走了一步,确定男人的双眼没有离开她。Sameen已经爬上了石崖,但仍然离狙击手有几米,她小心地靠近,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我在想你有没有见过她。她有点矮,长得很漂亮,有点总是气鼓鼓的……你看到她了吗?”

 

困惑的男人举起枪,瞄准Root的脑袋,虽然Root毫不畏惧武器的事实彻底把他吓到了。

 

“哦,算了,”骇客耸耸肩,“她找到你了。”

 

Shaw干净利落地一击,用枪托敲晕了他。

 


评论(7)
热度(284)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