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 第三章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这章真的有KISS哦!还有看了原文的病友请不要留言剧透,给看译文的病友们留一点悬念!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703391

以下正文: 


第三章

 “Finch,你确定Fusco不能来把他带走吗?”

Shaw盯着浴室地板上昏迷不醒的俄罗斯人,用手背擦擦额头上的汗。她们避开其他参会者,让宾馆工作人员相信他是她们喝醉的朋友。这一路把他带回房间真是不可思议,她猜想这多半应归功于Root纯良的笑容。

“恐怕只能靠你们自己了,Miss Shaw。” Finch在耳机里解释,“我目前仍联系不上Mr Reese,Fusco警探正在忙另一个案子。”

Shaw又检查了一遍绳结,确保绑在热水管子上的家伙不会挣脱。他仍然不省人事,不过她知道一些能把他弄醒的小花招。 

仿佛能读到Shaw的思想,Root出现在她背后。“我们得走了。”她说,没看她们的囚犯一眼,“会有人注意到我们不见了。”

"那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特工沉着脸,转身面对骇客。她不想把这个家伙留在这里,但她也知道她们别无选择。 

可是Root看起来并不为这件事困扰。她脸上闪现那种“别担心”的表情,笑得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他会乖乖待上几个小时。”

特工摇摇头,推开骇客向外走,与她擦身而过时粗暴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Shaw拖出行李箱,拉开拉链,箱子里满是她带来的武器。她翻找着自己存放急救盒的口袋,从里面掏出来几瓶药和几支注射器。

 “你带的东西可真不少。”Root评论道,倚在浴室门框上皱着眉。 

“得做好充分准备。”Shaw回答,迅速将其中一支药水灌入注射器,“应该能让他昏迷得久点。”

她回头走向浴室,Root仍然站在那,固执地盯着她。Shaw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擦着骇客的身边进入浴室。既便如此,Sameen也只是翻了个白眼,完全忽视对方。她弯下身跪坐在地板上,抓住那个男人的胳膊给他来了一针巴比妥酸盐(一种镇定安眠药剂)。她能感觉到身后Root的目光。

 “干嘛?” Shaw起身抱怨道。 

“欣赏你工作啊,Sameen。”Root发出满意的赞叹,这听起来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她欣赏的是工作。

“你肯定他没透露什么重要信息吗,Miss Groves?” Harold在耳机里问。

“没有,他威胁我,接着Shaw就把他打晕了。” Root回答,眼里闪过某种光芒,好像在说特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她,而不仅仅是履行工作职责。Sameen继续忽视她,于是骇客接着说:“不过他有俄罗斯口音。”

“身上没有ID,Finch,” Shaw补了一句,回到卧室再一次检查来复枪。她打开从他身上缴获的海军陆战队行李包,在包里翻找一通之后,又将枪拆开丢在床垫上,“他的玩具是全新的。不过我觉得他不是专业人士,看起来不太像。”

 “为什么这么说?”Root问道,溜到特工身后。 

“如果他是的话,你已经没命了。”Shaw冷漠地回答,但是骇客没有丝毫畏惧。

Harold再一次插嘴:“你觉得他是个雇佣兵吗,Miss Shaw?”

“一只鲨鱼,没错,” 她回答,“Asha就是滴在水中的血液。”

“说明还会有更多游过来。”Root说完,走向房门,手停在门把手上。她等待着Shaw把行李和被拆卸的枪整理好,打开门,对Shaw咧嘴一笑:“我们走吧。”


 [...]  


Root的下背部倚在柜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Sameen干活儿,突然间她觉得全能的软件不再能令她满足。“你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女人。”她随口调情,漫不经心的样子落入Shaw眼中。

“不要一副惊讶的样子。” 特工警告她,拉开抽屉想拿一个打蛋器,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看向柜台,发现Root把桌面弄的一团糟,而那个打蛋器就在一堆面团后面。在她们周围,其他烹饪台边上,大部分情侣都在谈情说爱,所以当咨询师看向她时,她故意站得离骇客近一点。“我们已经结婚很久了。”Sameen轻声提醒对方。

Root假装微笑。“我知道,”她喃喃道,胳膊滑到Sameen的腰上,把她拉得更近,“但我得说,你比我们认识那天还要光彩夺目。” 

Shaw没有闪躲,保持着与Root四目相对,胯部与骇客的紧紧相贴,把她锁在自己与柜台之间。棕发女人深吸口气,在Sameen靠近时闭上了眼睛。随后特工发出一声轻笑,Root惊讶地睁开眼,发现Shaw已经与她拉开距离,手里摇晃着刚刚在她手里的量杯,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我认为我们应当齐心协力做这事,”特工提醒着她,回到灶台边,“学着合作之类的。”她边搅拌奶油蛋羹,边偷瞄隔壁桌的Asha和Irene。她们看起来在争执什么,但Shaw听不清楚。 

“Irene在责怪Asha帮不上忙。” Root告诉她,在她身后走来走去。

“这里可不缺这种事。” Shaw回答道,但骇客看起来没理解到她的意思。于是她转身盯着Root:“那么?”Root咧开嘴:“那么……” 她看着Shaw手上的量杯和桌子上的食材,颇为尴尬。 

“你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饭,是吗?” Shaw嘲弄道。

Root好像被触到了痛处:“也许吧。”

骇客被Shaw盯得转移了视线,但她并没有走开。“好吧,就……把巧克力捣碎。” 特工提出要求。棕发女人点头,但转头看见乱糟糟的桌面,她犹豫了。Sameen叹了口气,迅速清理了一块地方给骇客:“做完这个之后你把盘子洗了。”

Root扮了个鬼脸,开始她的工作。她看起来有点别扭,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Sameen偶尔会看看她的进度,手无意地搭在她大腿上。每次这个姿势都会把正在努力保持冷静的骇客吓一跳。 

“我不知道你还会烹饪。”Root轻声说,微笑着好像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不会。”Sameen冷漠地回应,骇客便没有再问下去。

特工正在完成蛋糕的最后一道工序——涂抹糖霜,这时Root出现在她身边,异常开心。“我刷完盘子了。”她咧开嘴,把一根手指插进糖霜,然后双眼盯着Sameen,把自己的手指添了个干干净净。Shaw沉下脸正要说话,Root又插入另一根手指,“来点吗?”她坏笑着向Shaw伸出手指。

Root看见对方下巴绷紧、指节发白,笑得更灿烂了,但这笑容转瞬即逝。 

“她们正要从后门溜走。”抢在Shaw抱怨她粗鲁地破坏蛋糕和忽视厨房卫生之前,Root提醒道。特工往旁边瞟了一眼,看见Asha和Irene早就在她没注意的时候离开了烹饪台。

“我们承担不起跟丢她们的风险,Miss Shaw,” Finch在两人耳边提醒,不过她们已经开始朝着门的方向移动。

“进展顺利吗?” 咨询师在她们旁边冒了出来,脸上挂着不满。

骇客正要开口回答,Shaw挡住了她:“很顺利,我只是想跟我妻子单独待一会儿。” Sameen尽自己最大努力摆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向后伸出手抓住Root的手,“我有点事要告诉她。”她把骇客拉得更近,“有些我必须要说的话。” 

咨询师点点头,显然为她假想中Ann的进步感到骄傲,Sameen则竭尽全力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她拉着骇客从前门离开房间,然后让骇客走在前面。


“找到她们了吗?” Finch问,透过耳机也能听出声音里的紧张。

“我们正在找。” Shaw迅速答复,走过大楼转角后她们几乎要奔跑起来。特工还没来得及看清不远处靠着砖墙的两人,就被Root一把拉住。

一瞬间,骇客的身体撞到墙壁,同时她把Sameen拉向自己,特工也狠狠地撞在她身上,引起一声闷哼。Shaw看着她,表情混杂着困惑和挫败,直至Root靠近提示道:“她们正忙着呢。”  

特工绕过墙角瞄一眼又迅速缩回来,与Root贴得更近了。骇客犹豫不决:“我们要走吗?”

Shaw皱着眉,显然也不确定该怎么办,这时她们清晰地听到Asha对她妻子说她需要告诉她一些重要的事。这解决了问题,两人都一动不动,努力偷听目标们在说什么。虽然她们与那两人离的并不远,可大风天气实在不怎么适合偷听。Sameen掏出电话,想黑进其中一人的手机,却发现什么都连不上。

特工没有意识到她的手正搭在Root的腰上,骇客也同样忘了她的手还在抓着Sameen的外套,搂着她紧紧的。她们都屏住了呼吸想听Irene的回答,却根本听不清楚。

 “别在这儿说。” Asha回答。Root睁大了双眼,不用解释Shaw也知道她们的号码和她的妻子正走过来,几秒后就会撞见她们,就算目标不认为这是偷听,这也算得上打扰她们的私人时刻。Shaw遵循本能反应行动,一把抓住Root的衣领,倾身吻住了她的双唇。 

骇客倒抽一口气,但立即开始回应Shaw的吻,她伸手抓着特工的头发,而对方的手正移到她后腰上,推着她靠近。她感觉到Sameen的呼吸游走在她的脸颊,舌头轻刷她的下唇,然后轻咬,Root不由自主地逸出一声低吟。

一秒后Asha和Irene走到她们旁边,骇客完全不需要伪装她脸上尴尬的红晕。

“哦天哪,” 她们的号码看起来吓了一跳,但随即笑了,“非常抱歉。”

Shaw有礼貌地退开一点,Root则低头看了一会儿,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抬头迎上眼前这对恋人的目光。“不,不,”她在空中做着手势,把特工又推远了点,“我们只是有点……嗯……” 

在一旁的Sameen一点都不帮忙,她坏笑着好像在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自豪,Root就知道她不会帮她补完。她心里默默咒骂自己的失控,接着说:“这个地方让我们好像又回到了15岁,有点,”她微笑着说,“真丢人。”

“别这样,” Irene靠近她,手搭在Root的肩上:“爱是件美丽的事。”

骇客赶紧在她们离开之前表示感谢,一旦这里就剩下她们俩,她开始回避Shaw的目光。

“MissShaw,你得跟着她们。”Finch建议道,虽然这吓了Root一跳,但并不妨碍她从刚刚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不,”她拒绝道,再次恢复自信。她开起了玩笑:“我们得找个房间。” 

这是Root的一贯风格,混合着调情风格的戏谑,但不知为何这句话让Shaw有点紧张。骇客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拖着Shaw的手向宾馆走去。几分钟后Sameen发现Root竟然真的要把她带到她们的房间,她觉得更紧张了。

她们到达时,发现有个女侍应生正站在她们门前,玩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似乎在考虑该不该尊重这块牌子的权威。Sam伸向枪的手被骇客按住了。

  “谢谢,我们会把它取下来。” Root向这位清洁侍应生微笑了一下,就算Sameen也能轻易听出来她语句之间虚假的善意。骇客用门卡打开门,把Shaw拉进房间后迅速关上。Sameen靠在门上,眨着眼睛,观察着Root把毛巾丢上床,拖出书桌前的椅子,她在键盘上键入密码,再输入几行代码。Shaw终于回过神来,走到她身边,一只手无意识地搭着椅背。 

眼前的屏幕上,Asha和Irene正走进房间,激烈讨论着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们会回自己房间?” Shaw问。

“你不会吗?” Root用无辜的嗓音问,眼睛却扫视着Shaw的身体,脸上挂着恶魔般的笑容。

特工摇了摇头,指着屏幕:“你窃听了这个房间,对吧?”

“是啊。” 骇客回答,注意力回到手头的任务上。

 “打开麦克风啊。” Sameen提醒她。 

Root眯着眼睛。“没错。” 她同意,同时她已经在把音量调到最大试图听清那对恋人谈论的内容。她们正在耳语,彼此靠得非常近。“我只是需要调节一下。” 骇客对Sameen说,但是特工已经失去了兴趣。

“我去看看我们的客人。” 她宣布后走向浴室,几秒钟之后,棕发女人听到水流的声音。

Root终于放大了窃听器的监听范围,Asha和Irene已经移到了床上,看起来对话已经结束,另一项活动开始了。扬声器里的声音显然不能被分级为PG(非限制级),骇客听到浴室传来一声咒骂,她轻笑了出来。

 “你就不能关小声点吗?” Shaw问,Root出现在浴室门口,笑得很灿烂。她盯着水滴从Sameen的额头往下滑,特工再飞快地用毛巾把它们擦掉。 

“有什么灵感吗?Sameen?” 骇客看着她,Shaw一时之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关于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特工明白Root在说任务,但她也听出来这句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她困难地咽了口口水。

“关掉声音。” 她提出要求,骇客撅起嘴,但还是遵从了特工的意思。她迅速回到书桌旁,坐下后,她脸一沉:“Shaw?”

“拜托,Root,关掉该死的扬声器。” 特工又重复了一次,愤怒地走向她。

Root没有理睬她。“看她的制服。” 骇客指着屏幕,那里有个女侍应生正笨拙地摆弄推车上的毛巾,离他们号码的房间仅几门之隔。她的制服和几分钟之前站在她们门口的侍应生很像,却不完全一样。Root又打开其他宾馆监视器,发现另外几个清洁侍应生,她们都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前面口袋上绣着宾馆的Logo。站在Irene和Asha走廊上的女人口袋上没有Logo,显得非常可疑。 

“这个侍应生和其他人不一样。” Shaw回答,抓起手枪上膛,“ 当我的眼睛吗?”

“我还以为那是Harold的工作。” 骇客回应,转头盯着屏幕,示意她出发。

“我没有权限进入你装的摄像头,Miss Groves。” Finch提醒她。

Root轻哼:“还没黑进来吗,Harry?” 她没有给他时间回嘴,集中注意力在手头的工作上:“左转,Shaw。”

她引导着Shaw转了几个弯,迅速通过走廊,每一次有人经过都提醒她把枪藏好。Shaw终于找到了侍应生,她托着一堆毛巾站在目标的房门前,正准备敲门。Shaw有种既视感,只不过她知道这次面临的是真正的威胁。 

“不好意思,小姐?” 特工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她惊讶时的反应太过迅捷,毛巾倾斜露出枪口的一角。Shaw假装没有看见,走近推车。“我需要一两个杯子,你能帮我一下吗?”

侍应生点头,指了指她的推车。Shaw迅速走过去,等到那个女人发现,Shaw已经移动到她身边,用一记右勾拳把她打晕。枪掉在地上,Shaw迅速把它捡起来,插在腰带下。

“保安正在巡视,” Root说,“沿着走廊往下走,309号房是空的。”

Shaw把昏迷的赏金猎人拖到走廊尽头,停在门前。她扭动门把,但丝毫未动。特工立刻翻找那个女人的口袋,却没有发现任何员工钥匙。“门是锁着的。” Shaw听到脚步声,放低声音。 

“给我一秒钟。”骇客回应。

“我一秒都没有!” 特工有点着急。

“好了,” Root得意的宣布,Sameen听见锁开的咔哒声。她把侍应生拖进309,关上门刚好避开保安的巡视。她背靠着门,任由侍应生歪倒在地板上。

John在耳机里开了个玩笑:“ 听说你开始收集鲨鱼了,Shaw?”

“你终于出现了。” 特工打了个招呼,强迫症发作,开始清理房间,“我这有点忙。”

 “哦,听我说,原来我们女孩的故事不简单。” Reese神秘地说:“她接受了——”

Root打断他,抢先一步,但她的声音有点奇怪:“她接受了证人保护计划。”

“Root?” Shaw一边询问,一边再次翻找假侍应生的口袋,以防她遗漏了什么证据,“你他妈的怎么会知道?”

“她刚告诉她妻子,” 她的声音更奇怪了,声线颤抖着,呼吸变得急剧,“还有那个保安。”

“什么?该死的发生了什么?” Shaw接着问,起身等候指令或者答案,无论哪个都好。

骇客的回答无法让人安心:“那个侍应生还有同伙。”

Shaw认得这种冰冷的语气和诡异的镇定。“Root,你在干什么?”

她耳机里响起仅有的回应是三声装着消音器的枪响,随后便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译者(也就是我)有话有说:

看到大锤发起KISS根妹娇羞各位病友有何感想?肖攻党,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评论(24)
热度(283)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