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 第四章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拖字数的第四章来了!但是不要紧,下一章就很精彩了!作者目前更新到第六章,第七章就完结了。给短小精悍坑品又好的作者点赞!(斜眼看旁边的校对君)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703391

以下正文:


第四章

耳机里嗞嗞的背景音让Shaw怒火中烧,她看了眼刚刚被丢在地上昏迷的赏金猎人,默默诅咒自己为什么没有随身带着索带。给枪上膛后,她转身向门走去。

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门把手,耳朵里响起了John镇定的声音。“前面安全了,Shaw。”他说,但Shaw还是习惯性地先探视一下门外。

走过几扇门,她看见女侍者丢在那里的推车和掉在宾馆地毯上的毛巾,和几分钟前的位置一样,没有人动过。她皱着眉继续往前走,举着枪的手肌肉紧绷。

“Finch?”

好像猜到了她要问什么,Harold迅速回答:“我仍然没有权限进入Miss Groves的监视器,我们不知道Miss Tumelo的房间里面目前的情况。”他听起来焦急又担心,Shaw不知道这是因为担心Root的安危还是任务的状态,不过她猜应该两者都有。

整个楼层都出奇的安静,她试图贴着门听里面的状况,但一无所获。“Root?”她低声呼唤,并没有期望得到回答。她警惕地慢慢扭动门把手,虽然希望渺茫,她还是期望能在“惊喜”跳出来时将其控制。房间里只有一种可能,枪手已经在里面,而她看不见里面的状况,无能为力。

下一秒她发现门是锁住的,心里顿时狠狠地咒骂了一通。

正当她在考虑是让Finch黑进宾馆帮她开门,还是干脆把锁突突了,门突然开了一条缝。Shaw立刻举起枪,但是没有人出来,门就虚掩着静止在那,似乎在等着她进来。

她用鞋尖轻轻推开门,深呼吸走进去,先背对着门再转身背靠墙,就在这时,她听到一声尖叫,发现Asha和Irene正躲在角落,举起双手。察觉到右侧有个人,她迅速调转枪口指向那人,准备开枪。

“关门。” Root用冰冷的声音说。骇客没有抬头,她咬着牙,正拿枪指着躺在地板上的保安。Shaw立刻注意到那家伙轻微起伏的胸膛,说明他还活着,于是她没问一句话就关上了门。

“打开电视。”棕发女人命令道,Sameen考虑了下要不要让Root放下武器,但是号码和她的妻子正处在惊慌和震惊中,一旦没有枪,说不定情况会失去控制。

特工环视一圈房间,然后看着Irene:“遥控器呢?”

金发女人颤抖地指向躺椅,Shaw经过她们身边时,这两人都屏住了呼吸,眼泪哗哗的。

“241.” Root指示道,Shaw打开电视调到所说的那个台时,枪声吓到了缩在墙角的那对恋人。但是Sameen对于声效和真正枪声的区别了然于胸,她并未作出任何反应,只是放下了遥控器。

 “Miss Shaw?” Finch问,他的声音虽然还是有点不太稳定,但跟刚才相比还是冷静了许多,“发生什么了?”

Sameen确认了浴室里没有其他人,回到房间的入口处。“没人死了,Finch。”她顺从地回答,“不过Root击中了那个保安。”

骇客做了个鬼脸,Shaw决定不理她。

“Miss Tumelo和MissBarysheva呢?” Finch隔着耳机继续询问。特工看了她们一眼,那两人一动不动地缩在墙角,抱着对方仿佛末日降临。Shaw翻了个白眼:“她们没事。”

她重新审视着Root:“想告诉我为什么你突然间跟兰博(电影《第一滴血》男主角,由史泰龙扮演)似的把这家伙打到了?”她尽量把声音压低,知道电视上动作电影的声音不足以完全掩盖她们的声音。骇客指向她身后,Sameen看见一把格洛克,应该是Root撂倒杀手后踢到一旁的。

Shaw捡起枪,卸下弹夹,清空里面的子弹。她把枪丢到一边,把玩了一会儿子弹,再将它们塞进口袋。电视里发出爆炸声,她基本上分不清刚刚是保安的呻吟还是Asha和Irene的啜泣。

“我刚才呼叫你,你没答应我,”特工开口,走到骇客和保安中间,跪下来检查他是否还有别的武器。她一击将他敲晕,从身上搜出来一把匕首和几瓶胡椒喷雾,“三次。”

身后的Root放低枪,拉上保险栓:“我在忙。”她简单地陈述,语气中没有一贯的漫不经心。

Shaw皱了皱眉,站起来转身面对Root,怒不可遏:“你他妈的在想什么?”

“我必须保护她们,”骇客回答,眼里闪着好奇,“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

“你的职责是做我的眼睛,”Shaw更生气了,“我离这里只有四个门,该死的你在想些什么?”

“你已经忙不过来了,”骇客反对,“我也不是毫无用处,你知道的。”

特工退到一边,一只手挠挠头。她又看向那对吓坏的情侣,接着Root,最后是保安。“该死的,” Sameen叹了口气,“你一定要开枪打他?”

“他马上就要向她们开枪了。”骇客挥舞着枪,指向那对情侣,她们都吓得往后一缩。

仿佛这个姿势把Irene带回了现实,她困难地吞咽着,边哭边问:“这是怎么了?”一旁的妻子面无表情,好像彻底吓呆了。

“也许你们应该向MissBarysheva和她的妻子重新说明你们的意图,Miss Shaw。” Finch向Shaw建议,但是Root直接开口:“喏,有人要弄死你可爱的妻子,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保证他们不会成功。”

她的声音与刚才相比有点暖意,但依然听得出来不是出于真心。

俄罗斯女人看起来很困惑,眨了眨眼:“我们不应该报警吗?”

几乎同时,Asha面无表情地说:“我要打电话给我的经纪人。”

John在耳机里警告她们:“不是个好主意,他已经被收买了。”

Shaw重复了一遍这句话。Tumelo脸部抽搐了一下。她妻子环抱着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Sameen烦躁地叹了口气,还好至少那对情侣看起来平静多了。特工很开心能重新回到保安的问题上。

“他的血流得满地毯都是。”Shaw大声说,“该死的。”

“你能少骂几句来帮我想想怎么办吗?” Root问。

“不行,” Shaw固执地回应,但是她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你还觉得我是那个会暴露身份的人。”

骇客翻了个白眼,但是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把我们的客人请过来,”她提议,但是Sameen似乎没听懂,她接着说,“现在正舒适地躺在我们浴室的那位。”

“哦,对,没错,”特工点头,咧开嘴笑了,“我去接我们的朋友,你留在这。”她向门走去,即将出门时又回头:“尽量别再向别人开枪了。”

Root脸上闪现一丝笑容:“我会尽我所能的。”

“你接下来想怎么办,Shaw?” John在她反手关上门后问道。Shaw捡起毛巾丢进推车,边推着它走向她们的房间,边回答:“我们要把这次的枪手栽赃到鲨鱼一号身上。”

她用她的门卡打开房门,把推车拖进房间。她迅速地清空推车里的东西,旁边堆了一座由肥皂盒、洗发水、毛巾和各式各样洗漱用品组成的小山。结束这一切后,她发现俄罗斯狙击手还在原地,昏迷不醒。她习惯性地检查他的脉搏以防对方在假装昏迷,确定他是真的没有意识之后,Shaw解开绳索,把他拖向推车。

Shaw先卡住推车的轮子,以防它乱动,固定好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她把狙击手塞进车室,身体折成胚胎般的卧姿,大概会很不舒服。拉上推车的帘子后,那个男人完全被隐藏在车里。Shaw走到房间的入口处,瞟了一眼桌上的显示器,发现外面走廊是空的,她打开门,推着车走出去,再反手关上门。陡增的重量让Shaw有点吃力,她心里默默咒骂了几句。随着推车的速度越来越快,Shaw的脚步也逐渐加快,可是Finch的话让她瞬间停下来。“Miss Shaw,转角处有个保安。”她赶紧把推车拖到一边,但是她看起来仍然非常可疑,保安招呼她停下来:“嘿,你!”

她没有退缩,转身对保安展现一个迷人的笑容。“被你抓住了,”她伸出双手,摊开手掌露出几支小瓶装洗发水,“我只是来拿免费品的。”

那个男人一笑置之,“我毫不关心,”他笑道。Shaw很容易就可以认出他假装出来的冷漠,由于紧张而颤动的声线,局促的站姿,还有不断往地上瞄的眼神。“但是老板让我来工作,所以……”

“这很正常。”她背靠在推车上,刻意转移保安的视线,虽然她心里很清楚他不可能看到藏在车里的俄罗斯人,“所以现在要怎样?”

看着保安不自觉地舔着嘴唇,眼神在Shaw身上游移,她克制着想吐的冲动,勉强自己把笑容扯得更大。

“嗯,也许我没看见你,”他回答,试图说出调情的感觉,但失败了。

“是啊,也许你没看见我。”她眨了眨眼,“也许我什么都没拿。”她把小瓶装放回推车。

保安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显然在寻找合适的表达方式。他终于决定放弃,正要离开,可是走过几个门口后他突然改变了注意。“嘿,我在想,”他笨拙地邀约,“你想晚点来一杯,或者来点别的什么吗?”

Sameen假笑了一下。“哦……”她假装很吃惊,“事实上,我是同志。”

“真可惜。”他回答,一脸尴尬。

“我觉得我妻子不会同意。”她眨眨眼。

保安尴尬地笑着走过走廊拐角,Shaw立即沉下脸。

她推着推车到Tumelo的房间,一路再没遇到别的障碍。一到达房间门口,Root就打开门微笑着迎接她,帮她一起把车子拖进房间,迅速关上房门。环视房内,Shaw能看出来骇客没有浪费时间,她把房间弄得一团乱,将那对情侣行李箱里的东西撒满整张床和地板,制造盗窃的假象。她以为Asha和Irene会对此感到愤怒,但她们俩就坐在房间角落的地板上,脸颊上挂着晾干的泪痕,就像两个做错了事被惩罚的小孩。

Sameen拉开推车的帘子,把昏迷的赏金猎人拖出来,丢在刚刚Root开枪射击假保安的地方。接着她抓起骇客的武器,抹掉指纹后塞在那个俄罗斯人的手上。

“搞定了吗?”

Root递给她一把小刀。“还有颗子弹你得回收。”她指着门边上的墙面,“我试过了但是我手有点不稳。”

Shaw看向墙上的小洞,然后转向骇客,发现她正按着另一条胳膊,看起来很不舒服。

“他打中你了?”

 “擦伤而已,”她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子弹上有我的血迹。”

Sameen沉下脸,手伸向棕发女人的肩膀,但是被Root推开。“比起扮演医生,我觉得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调情道。

Shaw翻了个白眼,从她手上抓过刀子,接着把刀子插入子弹与墙的缝隙中,挖着弹孔试图把子弹撬出来。“弹孔里没有子弹可不怎么好看。”

“我们得再射进去一颗。”Root说的好像这事非常容易一样。

Shaw猛得转身:“你知道这几乎不可能。” 

“如果有人可以做到,那个人一定是你。”骇客微笑着回答,Sameen瞟了她一眼继续手头的工作。终于把子弹取出来后,她把它交给棕发女人,叹了口气。

“你认真的吗?”

Root耸了耸肩:“嗯哼,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Sameen没有回答,她把刀子丢一边,给保安的格洛克重新上膛,神情严肃。她走过去站在他正上方,双腿跨站在保安的身体两边,站姿颇为奇怪。站好后,她开始尝试瞄准。

“你需要再高一点,”Root对她说,“站在床上?”

Shaw瞪了她一眼,还是遵照她的意思退了一步,爬上床。她的双脚陷入床垫中,深呼吸后保持平衡,她双眼盯着墙上的小洞。

“再低点。”骇客指导着。

“要不你来?”Sameen粗暴地问,Root赶紧闭上嘴。

Shaw刚开完枪,骇客就冲向墙边。“不算完美,”她说,“不过我觉得能蒙混过关。”

Sameen抱怨着爬下床,检视她打出来的弹孔。“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它就像原装的一样!”

“角度不对。”骇客解释道

“这有两个男人,很有可能有犯罪记录,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宾馆房间里枪击了对方,” Shaw回答,“他们才不会管他妈的角度。”

“我知道,”骇客同意,“我只是在说,它不够完美。”

“是是,下次你来试试。”她走过Root身边,与她擦身而过时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没有看见棕发女人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她转过身,骇客正试图隐藏疼痛的表情。“或者你知道吗?下次别让自己陷入处理不了的状况。

Root皱起眉头:“我可以处理。”

“你本来应该直接解除那家伙的武装,却打了他的膝盖,搞得自己中枪了。” Shaw争辩,Root面无表情地抓着胳膊。Sameen的声音里有一丝担心,两人都低下头避开对方的目光,故意忽视这一点。

“好吧,” Root低声作出让步,“我们现在怎么处理她们?”

她们回头看着那对情侣时,Irene和Asha正用身体语言诠释什么叫做车灯前的小鹿。

 

 [...] 

 

“我们把现场布置成了一起失控的偷盗案。” Shaw向Finch解释,把两杯威士忌塞进Asha和Irene的手里。Root是怎么拿到这瓶威士忌的现在仍然是个迷,但她不打算过问。她把她们留在床沿,走到桌旁Root身边。“如果你能让Fusco过来会很有帮助。”

Root正在把所有她能收集到的关于Asha真实身份的信息输入电脑,Harold在耳机里反对:“你离他的管辖区域太远了,Miss Shaw。”

“好吧,要我说,那我们就只有开溜了。” Shaw边说边清理Root胳膊上的伤口。Sameen能无视骇客吃痛的声音,却没法无视她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

 “搞砸了我们的卧底。”

 骇客听到特工的用词笑的更开心了。

“我们把这两个女孩带回纽约。”半小时前她们把昏迷的狙击手和假保安留在Tumelo房里,所以她知道警察到达之前她们还有时间离开,但是很快这就不会是个选择了。

“Mr Reese正在追踪对我们的号码下杀手令的人,” Finch解释,“结果发现他的势力蔓延了整个东海岸。”

Shaw没有耐心听Finch绕圈子:“你在说什么?”

Root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倒了两杯威士忌,等到Sameen帮她把伤口包扎好,递给她一杯。“他在说我们在这保护她们会更容易一些。”骇客解释道,“有限的入口,有限的人数。”她说完,转身回到屏幕前,啜了口威士忌扮了个鬼脸。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卧底?”Shaw惊讶地问。

Finch同意道:“暂时是的。”他接着说,“警察可能会盘问Tumelo小姐和Barysheva小姐,有个清洁工刚刚打了911,在她们房间里发现两个受伤的男人。”

“我们需要不在场证明。”Sameen提出,Root举起酒杯好像要跟谁碰杯。她转过椅子,看向吓坏了的那对情侣,然后对Shaw坏笑。

“你觉得我们在干什么?”她眨了眨眼,“干杯,Sam。”


评论(3)
热度(188)
  1. 赵子坷2012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Instance Zone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
  3. Ri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