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第六章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画风突变的作者,从卧底小夫妻谈情说爱拌嘴一下变成动作戏(不是你们想的那个动作),此处顺便求正剧快安排肖根扮情侣卧底啊!!!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855101

以下正文:


 

Shaw闻到咖啡的香味,随后是Root的柑橘香水味,但任何一个都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她一直盯着Asha和Irene,那两人正握着双手坐在不远处草地的野餐桌旁,已经谈论了将近一小时的无聊话题。Shaw早先黑进Tumelo的手机想要偷听她们的对话,但是很快就失去了兴趣。此刻,她们正在她的耳机里窃窃私语,而Shaw完全没有在听。  


尤其是当Root的视线像是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洞来时。


骇客用肩膀轻撞Shaw, 而Shaw选择了无视她。棕发女人把一杯装着热黑咖的纸杯塞进她手里,仿佛是条件反射,Shaw握紧了纸杯,然而为了表达对Root的不满,她抑制着自己想喝的冲动。迅速蔓延在指间的温暖令她惬意,晚上的凉风吹拂着树叶,Shaw不禁打了个冷战,她放下外套的袖子,试图留住一些温度。

 “我们之前玩的小把戏吸引了不必要的注意。” 棕发女人低声说,仍然站在她身侧,却成功干扰了她对目标情侣的监视。Shaw不想让Root觉得她在听,可身体已经提前一步作出轻微的移动。这对Root来说已经足够了,于是她接着说:“有4个法警正在赶来的路上。”


“那很好啊。”Shaw回答,咽下一口咖啡,“他们会把Tumelo重新丢进保护计划,我们的工作就结束了。”


“没错。”Root说,“不过这宗案子的检察官已经被收买了,还记得吗?”

Shaw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为什么她没有从Finch那里得到任何消息,“Reese说他会解决。”


骇客靠近了一些,显然是想吸引Shaw的注意力,又不敢直接站在她面前,“他和Harold还在监狱,跟Hayes谈话。”


“负责Tumelo安全的检察官呢?” Sameen又啜了一口咖啡,眉头轻皱。

 “正在来的路上。” Root确认。


Shaw转头看着她,骇客立即注意到她看起来有多疲倦。有那么一秒钟,她想知道Sam的疲劳是因为睡在浴缸,还是因为整个周末跟她陷入无止境的争吵,她顿时觉得有点愧疚。


“法署并不知道他已经被收买了。” 特工猜测道。


“没错。” 棕发女人证实了她的猜测,接着回答了Shaw没有问出口的问题:“预估到达时间还有43分钟。”

Sameen不安地換了个姿勢,看了一眼那对情侣,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备用枪,发现它还好好的插在枪套里,她放松下来。“43分钟?”


“27秒。” Root补充道。


Shaw翻了个白眼,这让骇客微微翘起唇角。“我有个计划。” 骇客接着说,越来越有自信,因为特工在一分钟之内即没有赶她走也没有朝她大吼。


Sameen撇了她一眼:“包括搞砸我们的卧底和射穿很多膝盖么?”

 “也许吧。” Root微笑,选择无视她的挖苦。


Shaw发出不悦的呻吟,但没有之前那么愤怒,只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好吧。”


“那好。” Root微笑着走到她面前,双手搭在Sam的肩上,“我有两副手铐放在我们房里。” 她尽量让语气保持中性,特工看出来她只是在裝腔作勢。Root一本正经地提出了要求,可低沉的嗓音仍然令Shaw心痒:“我真的需要你去帮我拿过来,可以吗?”

 

[...]

 “你玩我啊。” Shaw抱怨道。


 她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握住悬挂在点火器上的钥匙。虽然车子已经停在车位上,发动机却还在轰鸣,Root的手碰触到Shaw的手时,对方好像吓了一跳,骇客将手包覆在特工的手上,微笑着替她转动钥匙。


“相信我。” 她微笑着说,但她的眼里有一丝迟疑,像是她也不敢有这个自信眼前的人会相信她。


Sameen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她打开车门,其他三人也跟着走出车子。骇客从牛仔裤后袋里掏出手铐,丢给Shaw一只,Shaw一把接住。


“把她拷起来。” 棕发女人命令道,说完转向Asha,抓住她的手腕扭到身后,“就一会儿。”她向她承诺。


Shaw遵照指令把人拷好,Root的视线与她的相对,Sameen发现骇客的眼里若隐若现的黑暗,她轻易的就认出来这种眼神,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还好么,会不会痛?” 她用比平常更温柔的语气问Irene,对方撇过头,显然被激怒了。

 她们都准备妥当,Root带领着她们穿过停车场走向警察局,她们安静的跟在后面。夕阳下建筑物庞大的阴影将她们笼罩其中,Shaw环视周遭,默数巡逻车和警察的数量,她不喜欢她所得到的结果。


她们一踏入室内首先看到的是接待处,Root向值班警察亮出警徽。


“特工Augusta King。” 她自报姓名,年轻警官抬起一只眉毛,转头看向Shaw。骇客转向她,用胳膊催促她。“我认为……Peterson 警官,” 她读着他的名牌,“想看看你的警徽,Sarah。”


Shaw克制住自己的恼怒,将一只手插进口袋,却一无所获,意料之中,因为她可不记得骇客曾给过她什么警徽。Root靠近她,拉开她的外套,手伸向她的内袋,从里面掏出来一块FBI的警徽,放在特工的手上,手指轻轻擦过Sameen的掌心。

 “她还总是把钥匙锁在车里。” Root朝目瞪口呆的警官眨了眨眼。“那么,” 她的声线回归严肃,“ Harris警长在吗?”


年轻的Peterson看起来一脸迷惑,一位年长一些的警官出现在他身后。


“King特工和Marks特工,长官。” Root报上两人的身份,亮出警徽。“我们有两名嫌疑犯要审问,希望你们可以合作,你们的警长呢?”


 那个男人看起来不太高兴。“在家,染上了流感。”他生硬地回答,Shaw从眼角扫到Root的反应,发现警长的缺席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你想审问这两人?” 他绕过接待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就像在看几片午餐肉一样。“我从来不介意女孩带着手铐,不过她们看起来不像是那类人。”


他看向Shaw,似乎在想她也不像拿枪的那类人。Sameen直视着他的双眼,说:“她们是女人就不能是罪犯了吗?你知道这是废话吧?”


那个男人一瞬间觉得有点困惑,然后大笑起来,转头对他的同事说:“这个小个子嘴还挺厉害,你说是吗,Billy?”


Peterson警官紧张地微笑。


“好吧,到后面来。” 年长的警官打开活板门,让她们进来,“女士优先。”


Shaw瞪了他一眼,沉默地跟着Root走了进去。


“你们的审讯室呢?” 骇客问道,警官又一次大笑起来。


“我们这儿没有这种东西,小姐。” 他假装谦逊的语气回答道,好像Root的要求是他这一整天听到最傻的事情。


Shaw往前一步,纠正他:“你该称呼King特工。” 她双手叉腰,努力让自己保持礼貌,“你们在哪里进行审讯?”


“在警长的办公室。” Briggs警官指向一扇紧闭的房门,他脸上的微笑也随着消失了,“你们不能用他的办公室。”

 “那我们用休息室。” Root宣布,推开附近的一扇门,把Tumelo拖了进去。身后,Shaw对那名警官闪现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跟着Barysheva走进了休息室。


房间里只有一名女警官,正在沙发上午休。“Marks特工,” Shaw在刚被惊醒的警官面前挥舞着警徽,“走开。”


女警官瞪了她一眼,跑出了房间,Root在一旁笑了起来,她转身对Shaw展现了一个讨人喜欢的笑容,“那可不怎么友善。”


“刚度过一个漫长的周末。” Shaw边为自己辩护边迅速地开始清理房间。

 这里看起来没有任何镜头和监视系统,唯一一件和科技有关的东西是角落的一台老式电视,除此之外,几张桌子在房间中心拼凑成一张大桌子,旁边是一些不配套的椅子,沙发看上去已经非常破旧了。 发黄的墙面隐藏在数个文件柜后面,Sameen发现窗户对面是一片小树林。


Asha清了清嗓子:“我们能解开这些手铐了吗?”


特工转向Root,不太确定。


“不行。” 骇客冷漠地回答,掐着鼻梁,似乎被这个问题惹脑了。


 “它们有点紧。” Tumelo抱怨道,Shaw依然没有理她。哪里不对,她想着,第一百次想弄明白为何Reese和Finch还没有任何消息。


Root微笑着对他们的号码眨了眨眼睛:“相信我,它们不紧的话就没意思了。”


她没有注意到Sam的目光,停下来盯着这对恋人,又忧虑地瞄了眼窗外。夕阳让她无法看清树林深处,但Sam知道困扰着骇客的不是这个。


“有什么问题吗?” Shaw问道,走到她身旁,站得太近以至于她的呼吸喷在Root的脸颊上,就像幽灵一般。


骇客后退了一点,因为Sameen靠得太近还是别的什么,她说不清楚。她不喜欢机器在她耳朵里说的话,所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才回答。


 “4分钟。”她轻声说,然后看向Shaw,严肃的表情在她的脸上看起来非常不搭,“盯紧她。” 她朝Tumelo的方向点了点头。

然后,她离开特工,迅速地估量了一下房间里的家具和材料。她抓住一个文件柜,把它拖离墙面,然后穿过房间,推倒一张桌子,把它侧翻过来。Shaw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想着面前这个人何时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守着这里。” 她终于抬起头盯着Shaw,手指向主入口,“我来守另一边。” 她指着通向休息室的第二扇门。Sam觉得自己可以肯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她仍然希望Root可以花三秒钟的时间来做个说明。


Shaw皱眉:“什么4分钟?”


 骇客沉默地给枪上膛,显然注意力还在别的什么东西上。


“Root?” Shaw继续大声发问。她走到她身边,手搭在她胳膊上,“Root,什么4分钟?”


“现在是3分钟了。” 骇客纠正道,“ Briggs警官把他们叫过来了。”


Root想要移动,但Sameen紧紧抓住她,“谁?”


“法警。” 棕发女人回答道,用坚决的眼神看着Sam。Shaw得到满意的回答后松开了手,用剩下的时间给枪上膛,评估着这间房间的最佳藏身地点和弱点。


 “我们还要被拷着吗?” 惊恐的Asha问,声音颤抖着,眼泪沾湿了眼眶。


Shaw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看向Root。


“你们两个待在那别动。” 骇客命令道,然后把沙发从墙边拖开,她示意两人躲在沙发后面,虽然这不是什么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起码能让她们别碍手碍脚的同时,又能避开将要来临的子弹。Shaw默默地赞同棕发女人,回到主入口处,某种程度上期盼着有什么动静。


她的耳机里还是一片寂静,Harold和John的沉默让她有点担心,但此刻警察局里没有一丝杂音更让她觉得惊讶。她的双眼迎上房间另一头的Root,发现她也同样注意到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10个” Root轻声说,专心盯着前方。


Shaw往前倾:“包括那些法警吗?”


她不喜欢Root摇头时的表情。


“我们他妈的到底在这干嘛?”她低声问,躲在几秒钟前骇客横在地上的文件柜后面。


“见见Harris警长。”棕发女人回答,似乎是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们到了。”


30秒的沉寂之后,第一颗子弹从Shaw的胳膊旁飞过,嵌入了窗台下面的墙里。特工得意的笑了,她的整个身体都在期盼着行动,靠往一边,她开始回击。一个男人大声的咒骂后,子弹像密集的雨点一样射向她们。


 “没礼貌。” 她抱怨道,向最近的两个枪手射出两发子弹,“没审讯室。” 她列举着,躲在柜子后面几秒钟,子弹打在金属上,刺耳而疯狂。“没训练。” 她继续列举,瞟了一眼房间另一头,骇客正跪在桌子后面,“那些家伙不会没完没了,对吧?”


Shaw看着Root轻松地投入战斗,精确的瞄准,子弹的利用与她一样有效。她扣动扳机时绷紧的脸上坚毅的表情让特工笑了起来,每一次Root弯下腰填装弹药时,都能听到对面房间传来痛苦的喊叫声。


“盯着别人看可不礼貌,Sameen。” 骇客低声说,虽然整个房间充斥着枪声和身体倒地的声音,Shaw还是听到了,她不禁微笑了起来。


 特工重新探出身加入战斗,射中两个走到门前的家伙,她认出来他们是之前的Peterson和那个女警。听见他们的身体跌落在地板上,再加上一贯痛苦的呻吟,她笑得更开心了。


“还有几个?” 她装子弹时问Root,一颗子弹擦过她的头顶,提醒着她们的胜算并不高。


“别告诉我你就累了?” 骇客开着玩笑,但一颗子弹刚好落在几秒前她放手的地方,她睁大了双眼望着Sam。迅速恢复冷静,深呼吸后,她回头看了眼沙发背后的情侣。


两人都安全的躲在家具和桌子后面,但Root和Shaw能听见她们恐惧的喘息声。


 “哦,我正玩的开心呢。” Sameen开心的回答,得意的笑一直挂在脸上,她不断的扣动扳机,默数着倒下的身体,感觉她们的生存几率正在一点点上升。


几分钟之后,她坐在地板上,后背靠着文件柜,发现对方的火力停下来了。特工皱起眉望向骇客,Root脸上专注的神情说明此刻机器正在跟她说话。Shaw等着她,希望行动已经结束了。她没有足够的弹药来维持太久的枪战,除此之外,她还担心号码或者她的妻子很快就会陷入恐慌,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导致自己被杀或者两人都被杀。


她继续看着骇客,却发现她往后退了一点。


“趴下。” Root在房间那头大声喊,几乎同时,窗玻璃被撞了个粉碎,碎片跌落在地板上,还有一个黑色,长圆柱形物体,Shaw太熟悉立刻就认出了它。


一枚闪光弹。


评论(9)
热度(167)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4. Instance Zone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
  5. Ri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