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Press Start to Continue(肖根译文)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 



作者:araxes

翻译:eason_sim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71248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T

 

梗概:Shaw所受的伤意味着她在不远的将来都要卧床休息,幸运的是Root知道怎么让她开心。

 

“你给我偷了一个Xbox?”

 

(关于游戏的注解请看文章结尾后的note。)


正文:

Shaw的回归没有预想中的惊心动魄。

那些重大事件迅速被排上日程,The Machine假死后重建,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Decima,与Samaritan漫长而无聊的周旋,北极光项目成功组建,这些事令她的回归黯然失色。她确实有点恼怒,她的回归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热切的回应,尤其是她逃脱的过程如此值得赞赏。然而不幸的是,小分队只看到了她回到地铁站,全身是伤瘫倒在血泊中的部分。

她有点生气,没有机会向大家宣布是她炸掉了Decima总部,更令她生气的是,小分队毁掉Samaritan的时候,她却陷入了假性昏迷(可以接收信息却无法做出反馈)。

Shaw第一次恢复意识时,Finch告诉她接下来的时间里都需要卧床休息。疲惫令她无力争论,而当她挣扎着起身时,身体里每一块肌肉都在尖叫着疼痛。不得不屈服于身体的虚弱,她宣布一旦能下床行走就要回到战场。Finch正要发作,而Root,伸手阻止了他,同意了Shaw的要求。

所以现在她躺在他们新总部的改装床上,无所事事地摇着大脚指。床头堆满了各种杂志,一台笔记本,一本《傻瓜也会编程》和一支只存了一个号码的手机。

手机其实也没什么用,考虑到Root几乎寸步不离。

坐在她床边的第四天,当Root看着她如同看着世上最迷人的东西(这简直就是放屁,Shaw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糟),Shaw终于受不了了。

“你不用去给The Machine跑腿吗?”

Root眨了眨眼,像是刚从白日梦中惊醒。

“不用。”

Shaw叹了口气,她知道Root为什么要粘在她身边。那些关于地下室、电梯和一个吻的回忆缠绕着她,而Root看她的眼神就像是有告白正悬在嘴边却说不出来,这也让她非常困扰。

“Root-”

 “Shaw,”她打断道,“我不想逼你,你不需要……没必要谈任何你不想谈的事。”

她将手搭在Shaw手上,安慰性的捏了捏。Shaw的视线黏在膝盖上,不想看到总是挂在Root脸上那种混合着怜悯和理解的神情。Root放开手,站起身走向门口,显然The Machine在召唤她。她停在门框处,转过身。Shaw抬头刚好看到Root脸上羞怯的笑容。

“不过这不代表我会忘记那次你吻了我。”她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Shaw翻了个白眼,跌回床上。好像她能忘记那一刻似得——她以为将会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

Root开始忙碌起来,Shaw开始用手机短信汇报近况。部分是因为Root要求,部分是因为她也没别的事可干,然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太无聊了,所以她绝逼要让Root知道她的无聊。

Root的缺席就意味着Reese、Finch和Fusco要接替照看Shaw的职责,他们每一个人都让Shaw更加想念Root那令人窒息的安静存在。Finch会沉默而紧张的看着她,就像她是被洗脑的士兵一样,而他战战兢兢地生怕无意碰到她的启动开关。Fusco会唠叨他无尽的工作细节,Dominic死后他的工作变得很无聊,更令Shaw恼怒的是,他还总为自己处理事情的蹩脚方式沾沾自喜。Reese在处理号码的间隙出现,这让Shaw变得很没耐心。而那些Shaw被囚禁期间错过的事令她很不舒服。Root追踪她的细节令她烦恼,她本应惊叹于他们用火箭炮的方式、折磨Control以及绑架某些可怜的女人,但她却觉得很难受。她知道是什么驱使着Root,也知道她对Root意味着什么,然而她更清楚自己的问题。Root被一种自己无法理解更无法回报的情感驱使着,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感受。

当然,Shaw没有把这些告诉Root,她只是(委婉地)说小分队里别人的坏话,不断重复该死的自己有多无聊。这很烦人,不过如果Root可以用烦人来达到目的,那Shaw也可以。她开始回复运动能力,肌肉不再那么频繁的疼痛,如果他们允许的话她已经可以出外勤了。不幸的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对Root好像不起什么作用,她只会发回来一些愚蠢的调情短信或者是非常不合适的照片。

 

倒也不是说有什么好抱怨的。

 

但那些照片充其量不过是挑逗,Shaw以为会有充满眼泪和其他什么液体的缓慢的做爱,而Root连一个吻都不肯给。她的借口是想要等到Shaw百分之百康复,不过Shaw可不会上当。Root在等那场谈话,她会一直忍耐直到Shaw开口。

所以这又为Shaw的挫败列表增添了一项。

------------------------------------------------------

Root两周后回来,带着无动于衷的态度和一个硬纸盒。Shaw缓慢的起身,看着她从盒子里掏出不知道什么玩意儿。Root的出现让她内心翻腾,好多问题就在嘴边,但她没有说一句话,保持着冷淡的态度,安静的坐着,看着Root把什么东西连在电视上。

“那是什么?”Shaw问。

Root在电视机背后鼓捣完毕,转过身。

“接着。”她说完向Shaw胸前扔过来一件东西。

Shaw感觉到那个东西撞在她腹部,她还是有点反应缓慢来不及接住它。低头她看见一个游戏机手柄。

“你总是说你很无聊,所以我从一个骇客预备役的家里偷了这个回来。”Root若无其事地耸耸肩。

Shaw捡起手柄,看着电视机上的主页。

“你给我偷了一个Xbox?”

Root裂开嘴,坐在床尾往后倾直到碰到Shaw的腿。

 “我倒是能想到别的方法来锻炼你的手眼协调性,不过我不会经常待在这儿所以……”

Shaw被她话语中的暗示弄得有点害羞,她丢下手柄。

“你带了什么吃的东西么?”

 ------------------------------------------------------

Root在Shaw的坚持下叫了匹萨,然后她打开一个游戏。

“这个游戏在小孩们中间可是很流行。”

“我知道什么是使命召唤,Root。”

Root拿出来另一个手柄,耐心的等待Shaw选择自己的装备,定制角色。

“你知道你不是真的要去打战,是吧?”Root开始没耐心了。

Shaw皱眉,克制了就在嘴边的嘲讽,选定武器开始游戏。

三分钟后Shaw已经想把手柄砸向电视了。Root只装备了飞刀,却已经十杀领先,Shaw有点绷不住了。

 “你怎么做到的?我向你开了15枪。”Shaw的角色又死了,头上插着把飞刀。

Root耸耸肩,努力克制脸上的坏笑却失败了。

“飞刀一击毙命。”

“子弹才是一击毙命,这游戏简直一坨屎。”

Root大笑,潜行到Shaw背后把刀插进她的脊椎。

“你是不是在偷看我的屏幕?”Shaw怀疑道。

“没有啊。”

又死一个。

 “你是不是在用The Machine?”

“没有。”

又死一个。Shaw看着她的角色又一次倒地,手上的手柄抓得更紧了。

在她给电视来上一枪真子弹之前,游戏结束了,Root转过身,脸上都是笑容。

“再来一把?”她问道,语气充满挑逗和自满。

Shaw把手柄扔向她的脑袋。

“绝逼不。”

 ------------------------------------------------------

此后她没再碰Xbox,直到Root离开前答应Shaw康复后来一场真的战斗。Shaw并不是真的想要跟Root干一仗,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找了一下漆弹野战场。一个星期后,她开始了一个新游戏。

“我知道你会喜欢这个。”

Shaw没有看向声音的来源,对方已经消失了一个礼拜。

“这是蝙蝠侠,”她哼了一声,“我当然会喜欢。”

Root站在门口,Shaw犹豫着要不要邀请她进来坐。她们就这样保持着沉默,直到Shaw控制的蝙蝠侠滑过屏幕,折断了一个混混的手臂。

“他有点像John。”

Shaw皱眉。

“不,一点都不像。”她说,用余光瞥了眼Root。

“他高大,黑暗又沉闷。他有个悲伤的背景故事,对正义有异常的执着,还有他说起话来就像有永久性声带损伤一样。”

Shaw的眉头越皱越紧,她暂停游戏,把手柄扔到膝盖上,看着一脸困惑的Root。

“你毁了蝙蝠侠。”Shaw面无表情。

Root笑出了声,Shaw继续瞪着她,最爱的超级英雄被毁了令她很不开心。

“你可以做蝙蝠女(Batgirl),我听说她现在是同性恋了。”Root说:“我可以做随便谁,只要是她的女朋友。”

Shaw对着Root的媚眼翻了个白眼。

“蝙蝠女侠(Batwoman)才是同性恋,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超级英雄。你更像是毒藤女。”Shaw说,没有发现她犯了什么错误,直到Root笑的更欢了。

“我都不知道你是个漫画宅,Sameen。”她挑逗道。

Shaw向Root竖起中指直到后者大笑着离开。

------------------------------------------------------

 “我杀了这家伙,游戏不是该结束了么?”

 “不,Sam。她给了你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你能复活上千个重建尖塔时死去的人,一百万金币,或者把你死掉的狗复hu

 Shaw还没等她说完就按下了A键。Root不可置信地看着Shaw跳掉最后的场景和她的精神狗狗重聚。眼前的人一只手操纵手柄另一只手抚摸着Bear的皮毛,感觉到Root的视线,Shaw和Bear同时转头看着她,那眼神只能被解释为:“不然你以为会发生什么?”

------------------------------------------------------ 

“开什么玩笑?”Root咬着牙。

Shaw边笑边随意地按着手柄上的按键。

“你怎么做到的?”Root问道,显然被激怒了。

Shaw继续按键,她的角色像玩杂耍一样把Root的角色抛向空中。起初Shaw并不觉得这游戏有什么好玩的,鉴于里面的女性角色所谓的角色魅力只不过是顶着违抗物理定律的大胸和比牙线粗一点点的胸罩,但是,看着Root越来越生气简直就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事。

“我在努力……我在努力……她不-她根本就不给我机会。”Root喃喃自语。

Shaw笑了。

“你在用The Machine?”她看见Root皱眉的方式,说明the Machine绝对在跟她讲话。

 “你有一个全知全能超级人工智能帮忙,还是在输。”Shaw发出短促的笑声,按着手中的按键,连屏幕都不用看。Root转过身,瞪着Shaw得意的笑容,双手随意按动手柄。

“你这是在瞎按吗?”Shaw不可置信。

Shaw把Root的角色逼到墙角开始连击,根本不让她有站起来的机会。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Shaw随意按键而Root基本站不起身来,最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FINISH HER”(完结她)。

“我又赢了。”Shaw说道,主要是为了惹恼Root。

Root吐了口气把手柄扔到一边,紧接着Shaw的角色连击两枪Root角色的膝盖,然后爆头,把口香糖按在对方头顶的伤口上。

“致命。”

------------------------------------------------------

 “你为什么在追求Liara?”

Shaw皱眉看着屏幕上别扭的调情。

“我没想追求任何人。”她承认道。她怎么可能弄的清楚这些暗示,因为在她看来差不多有50个角色想跟她滚床单。

Root笑着坐在床边。

“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Garrus。”

“他就像兄弟。”Shaw说,做了个鬼脸。

Root笑了,Shaw吸了口气,感觉比往常更有勇气点儿。

“而且,”她说:“我可能有点喜欢笨蛋技术宅。”

Root羞赧的笑了,Shaw决定如果能让Root笑的像个蠢蛋一样,她不介意多发表几句这样的蠢言论。

 ------------------------------------------------------

“Saaaaam!”

 Shaw瑟缩了一下,敲击着手柄。Root则坐在床的另一边,对着自己的电脑工作。

 “好像有谁能这样还不死似得。”Shaw翻了个白眼,劳拉 克劳馥(古墓丽影系列游戏的女主角)从一个很高的地方摔落,竟然又一次活了下来。

 

Root从笔记本上抬起头。

 “我想到一个人。”她微笑着,说完继续工作。

Shaw没有理睬对方的恭维,继续回到游戏中。古墓丽影是The Machine的推荐之一,Shaw不得不承认她确实选的不错。Root挪动了一下直到胳膊轻触Shaw的,轻微的触感引起了Shaw的注意,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温暖起来,抵抗着更进一步接触的冲动。

“Saaaam!”

“天哪,这可真烦。”Shaw抱怨道。感觉劳拉 克劳馥整场游戏都在叫Sam的名字。

Root耸耸肩,她的视线并没有离开笔记本。

“我觉得这挺可爱的。”

Shaw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可爱?”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这叫蠢,为了一个人经历那么多痛苦。”

Root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Shaw闭上眼睛,在内心暗暗地咒骂自己。她感觉到Root深吸了一口气。

“也许她觉得只要是为了这个人,一切都值得。”

 Shaw睁开眼努力的吞咽着。她盯着电视机,不敢移开视线,深怕自己一旦看着Root,就会说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话。

“她不应该为了这个人受那么多苦,我……Sam大概不会喜欢劳拉为她受这些难。她想牺牲自己来换取劳拉的安全,好让她逃出这个岛,该死的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Shaw一口气说完。她们正在离那场谈话越来越近,但Shaw没法停下来。

Root突然面对着她直起身,Shaw能感觉到她从犹疑不决到愤怒的转换。

“这不是Sam的决定。”她一脸严肃,“劳拉想救她,因为是劳拉把她带上坚忍号(游戏中一艘船的名字),她有这个责任-”

“不管劳拉有没有邀请,Sam都会去那个海岛,这不是劳拉的错。”

“劳拉还是觉得这是她的责任,也许她想救Sam是因为她不只是把她当做朋友,她觉得很痛苦,如果Sam就这样死了却不知道我……劳拉……爱—”

Shaw打断了Root的话,她从床上滚下来差点跌倒在地上。勉强站直后,她盯着Root,而Root也大胆地盯着她。Shaw的脉搏越来越快,血液往耳朵上冲。Root差一点就说出了口,那句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Shaw再也不能当做没听见,也无法回报。

 “这……这只是个游戏而已。”Shaw说,“没有那么深刻。”

Root看着她,似乎想把那句话说完,但Shaw的神情中有什么阻止了她,于是她点点头,转头回到工作中。

Shaw叹了口气,重新看着屏幕上劳拉 克劳馥那张愚蠢、天真、专注、忠诚的脸。她觉得The Machine根本就选错了,而且她绝对是个混蛋。

 ------------------------------------------------------

 “目前为止最恐怖的事就是熊屁。”

Root裂开嘴傻笑。Shaw坚持恐怖游戏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结果她花了一个半小时躲避一个虚拟的瘦高男来证明这一点。

“我们还是玩射击游戏吧?”

 ------------------------------------------------------

“艹你和你的蓝龟壳,Root。”(蓝龟壳:马里奥赛车里的强力道具,蓝龟壳使用后会高速飞向处在第一位的车辆并引发水球爆炸,爆炸产生的气浪还会影响到周围的车辆。)

Root坏笑着加速,超过Shaw夺得冠军。碧琪公主在屏幕上看起来更是洋洋自得,Shaw抓紧手中的手柄。

“艹你。妈的。彩虹。赛道。艹!”耀西跌出荧幕框,Root大笑着冲过终点线,轻松夺冠。

“我又多赢一次,Sameen。”她边说边起身:“我离开这段时间,多多练习,好吗?”

Shaw瞪着Root,后者倾身吻了她的额头,而Shaw已经想好了报复的手段。

一个星期后,Root回来后发现Wii(这可是她买的)的手柄已经摔成碎片丢在Xbox边上。

------------------------------------------------------

Shaw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玩游戏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她开始花大部分时间在健身和射击训练上。她能感觉到力量随着每一步,每一次弯曲,每一颗子弹回到体内。她尽情享受着锻炼时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在血液中冲刷。

当然,每次Root回来Xbox还是用得上。Shaw还在逃避那场谈话,她没办法填补她们之间的安静,所以每次Root来探望,她都会打开一个游戏,要么一起玩,要么Shaw玩,Root在一旁安静的工作。这是一种令人舒适的安静,Shaw不得不承认在Root的离开与自己越来越多的训练之间,她有点想念这个。

此刻,Shaw正在玩她最爱游戏系列的第三部中的最后一个篇章。当然这是Root的推荐,当然Shaw绝不会当面承认这是她的最爱。

 “她很像你。”Root开口,看着荧幕上正在奔跑的薜帕德。

Shaw微笑着接受了这句恭维,与银河系的救世主,一个认证过的狠角色相提并论,她觉得很荣幸。

“一个狠角色?”她回答

“一个有殉道情节的救世主。”Root回应道,“还没有衡量过自己所有的选项就选择牺牲自己。”

“薛帕德是一个英雄。”Shaw说。

Root嗤之以鼻。

“她是个蠢蛋。没人要她死。”

“对,但是人要为自己爱的事物而死。这就是她在做的事,她选择死亡来保护她爱的人,这样她才能保护……”她看见Root直直盯着她的眼睛,“Liara。”

Root眨了眨眼,似乎才意识到她们在讨论什么。

“Shaw……”

“薛帕德不想收割者抓到Liara……”

“Shaw,不要再说了。”

Shaw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终究还是来了,她们就要开始那场谈话了,然后Root会开始恨她。

 “你为什么吻我?”

来了,这个让Shaw惧怕了六个月的问题。这个她至今还没有答案的问题(这是一句谎话,她有答案只是不愿意承认。)

“Shaw,求求你。”

Shaw看着屏幕中她的薛帕德和Liara,她们被宇宙中的黑暗包围,异常孤独。

“我想要。”Shaw坦白,“我想让你知道我们之间有机会。我以为我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我想让你知道我……我想过也许有这样一天……”

她听见Root颤抖的呼吸。

 “Shaw,我爱—”

“我给不了你同样的话,Root。”Shaw打断她。

“我不在乎。”Root捧着她的脸,强迫她看着她的眼睛,“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Shaw让这句话往心里沉,没有预想中的恐慌。她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然后看着Root的双眼。

“我知道。”

Root笑了出来,双眼还含着泪。

“你刚刚是汉索罗我了吗?”*

Shaw吻封住了她的笑。

------------------------------------------------------

两个月后,Shaw终于康复开始出外勤。她全情投入到任务中去,就像找回了一个老习惯。有时候如果Root需要多个帮手或者她觉得某个号码会非常有趣时,她会邀请Shaw一起做相关任务。那次谈话基本没有改变什么,唯独Root偶尔会说些表白的话,而Shaw会点点头默许。Root从来没有因为Shaw不回应她的情话而生气烦恼。她看起来总是这么幸福,Shaw觉得每一次互动都怡然自得。她想念和Root一起玩游戏(虽然她从来不会承认),有时候,当她觉得有点儿犯懒,她会翻出一个老游戏,玩上一把。当然,Root总能找到方法破坏她的乐趣。

“我只是说你没必要对我说谎,我觉得这还挺可爱的。”

“Root,不是我。”Shaw警告道,加快脚下的步伐想要摆脱这无聊的对话。

 “你可以玩任何你想玩的游戏。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喜欢模拟人生,累计玩了50个小时。”

“我没有。”

“还有那个我们和Bear组建的小家庭,即使是你也得承认它超级可爱。”

“那不是我的。”

“你为什么要否认呢?我根本都不在乎。”Root问道,有点恼怒。

 “因为真相就是这样!我是玩过一次,玩得睡着了。我没有组建那个同性恋小家庭,我也不可爱。它。不是。我的。”Shaw说,强调最后几个词,然后转身快步走出总部。

Root翻了个白眼,仍然不相信。

“随你说吧,Sameen。”她说完跟着Shaw走出门。

Finch和Reese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们的背影。这不算是她们之间最诡异的争吵,但是也差不多可以排到前几位了。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Finch转身问Reese。

“不知道。”他回答,敲了几个键,从他的模拟人生马拉松中退出来。



Notes:

文中所涉及到的游戏分别是:使命召唤系列,蝙蝠侠系列,神鬼寓言2,真人快打X,马里奥赛车,古墓丽影9,质量效应1&3,和模拟人生。

译者注:

*你刚刚是汉索罗我了吗?原文:“Did you really just Han Solo me?”

星战里汉索罗在面对莱娅公主的表白时,说了“I know。”文中Shaw也说了同样的话,所以Root用了这个典故。

以及

为了让没有玩过这些游戏的小伙伴(比如我)更好的理解情节,我对文中出现的游戏细节做一下注解。

使命召唤:一款主视角射击游戏,一度因为在小盆友中间很流行被吐槽,关于这个,诚实预告给出了一个很好的解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32717/

蝙蝠侠系列就不说了,John的声音很像蝙蝠侠编剧都已经自嘲过了。哦对,毒藤女是个反派角色,及其迷恋小丑女。

神鬼寓言2:入选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有“复活狗狗”的选项,其他没什么好多说的。

真人快打X:以血腥暴力著称的对打游戏,文中Shaw的角色应该是Cassie,最后杀掉Root角色时用的是Cassie的终结技,想具体看看怎么回事的,可以戳这个视频(注意视频极其血腥,包含各种爆头扯肠子手撕鬼子,简直就是“如何最残忍的杀死你讨厌的人的一百种方法”,慎点!!!!!)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ByNgDDRmxc/?resourceId=0_06_02_99,Cassie约在2分40秒处。

古墓丽影9,讲的是著名的劳拉出道时的故事,那个时候劳拉妹子还是个青涩的百合妹子(?),她和她的同窗好友Samantha(看到作者选这个游戏的原因了吧)在外粉那边是一对还蛮受欢迎的百合CP,此游戏的最终章就是劳拉救被附身的Samantha,anyway,文中提到了劳拉为了救Samantha确实受了很多苦。

质量效应系列:科幻RPG游戏,故事恢弘场面精湛blahblah总之就是很牛逼的游戏。主人公是薛帕德,这个薛帕德可以是男的也可以是女的,取决于玩家的选择。比较厉害的是,这个游戏有专门的“推倒”线,通过跟不同角色的互动,会开展不同的感情线,然后还可以推倒(会有床戏),主角薛帕德无论男女都可以选择推倒/被推倒男性或者女性。文中Shaw就是选了女性薛帕德,跟Liara(女性)发展感情线。

模拟人生:YY同性CP日常最佳选择



评论(25)
热度(383)
  1. 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雖然沒玩過,但挺有趣的😆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