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症患者
扫fanfic狂魔
偶尔翻译总是挣扎在坑与不坑的边缘
剪刀手因为视频洁癖产量非常低
会调色会做桌面会做gif但是

You Are Part Of A Machine (肖根译文)

标题You Are Part Of A Machine (you are not a human being)


作者:Netgirl_y2k


翻译:eason_sim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79455


配对:Sameen Shaw/Root,Sameen Shaw & The Machine


分级:T


授权:


摘要:


Lionel从来没有出现在Samaritan的模拟中,而Root从来,从来都没有在里面死去。但是Root死了,Lionel在这里,所以这是现实。


译者:这篇文写在510和511之间,但是写的却是513之后的事。所以正文跟剧会有点不同,包括TM第一次用Root的声音跟Shaw说话这点和剧里相差很大,但是我非常喜欢文中的安排。虽然跟剧有点差别,但是作者神奇的压中了Shaw和Fusco活下来的结局(Finch没猜对不过他跑了反正也没差)。


这篇文角色都写的很in-character,锤豆之间的互动写的特别好,最难得的是这篇文是建立在肖根基础上的机锤互动,基本上是我看过的,在承认Root死亡基础上,最好的513后续。


最后,如果说411之后的虐根文都是利刃的话,那510之后虐锤的文都是钝刀,前方钝刀注意!


 


以下正文:


*


今晚休息,Shaw有自己的计划。一瓶18年的苏格兰威士忌,再加上一份罕见的上等腰肉牛排,新鲜到可以复活。


“在忙吗,亲爱的?”Root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选对的时间,你知道的。”Shaw回答。


“我有个额外任务给你,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额外,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别告诉Lionel。


*


Root曾经拿枪抵着自己的下巴说她没法在没有Shaw的世界活下去,但Shaw可以,她已经在没有Root的世界活了一年多。


Reese和Finch也没有活下来,唯一值得Shaw庆幸的是,杀他们的人不是她。Fusco安然无恙,现在他和Shaw一起救无关号码。


他们搬离了地铁站。虽然Samaritan没有成功,但是7000多次模拟中与之潜意识的对抗,让她对地铁站产生了难以名状的厌恶。


他们现在有办公室了,应该说,办公楼。


作为IFT公司创建者之一,Harold留下了一大笔钱,他用Whistler教授的身份无法使用这笔钱,于是把它们留给了他幸存的朋友,而Shaw和Fusco是他遗产名单里仅剩的两人。The Machine把Root 20年来的非法收入也丢进了这个遗产池。结果他们拥有了很多很多钱。


Shaw和Fusco站在那盯着一长串的零。


“我们可以退休了。”Lionel说:“我们可以退休,然后买座小岛。”


“两座分开的小岛。”Shaw回答。


“那是自然。”


最后他们买了一座大楼,在大厅装了一个公用电话,开始救无关号码。


*


“You are hot, Sam."(注:hot双关性感和热,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中文,大家都懂的所以直接用了原文。)


“你说什么?”


The Machine的额外任务牵涉到一家刚起步的科技公司,Shaw点了把火,踹碎二楼的窗玻璃,跳进外面的垃圾箱。


Shaw耳朵里Root的声音变得刻意平淡:“你的身体温度正在上升,Sameen。”


“我刚从火场里跳出来。”Shaw从垃圾箱里爬出来,避过逼近的警笛声。


自从Root给了The Machine自卫的能力,有威胁的ASI都被抹杀在摇篮中,Shaw对这没什么异议。


“你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吗?”


“如果我有的话,我知道去哪儿找你。”Shaw鼻子发出一声轻哼。


“晚安,亲爱的。”


*


Shaw从来没有告诉过Fusco她被Samaritan囚禁时的细节,更不可能告诉他他是她检验现实世界的基准。


Lionel从来没有出现在Samaritan的模拟中,而Root从来,从来都没有在里面死去。但是Root死了,Lionel在这里,所以这是现实。


*


Greer曾试图说服她这只是另一场幻觉。


“她没有死,Ms. Shaw。”他说道,Shaw的枪口正对着他。


Shaw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爆炸声, 听见Fusco挣扎着咳嗽,Reese破碎的呼吸声和移动声,像是重伤后在地上爬行,完全听不到Finch的声音。


“结束这一切,我亲爱的。结束掉,模拟就会重启,你会再见到Ms. Groves。”Shaw拿着枪的手开始抖动。“你还记得怎么结束模拟,不是吗?”


Shaw缓慢僵硬地举起枪,指向太阳穴。耳机里Fusco,Reese和本应是Finch现在却是沉寂的声音,突然被切换到The Machine呆板的电子合成音。“他在 撒谎。”The Machine说,每一个词都从一段录音中剪切而来。“我很 抱歉。我 也 爱 她。”


“我没有——”她降低了手中的枪,一点点。


“她 和我 在一起。”The Machine的人工合成音开始变得柔软,圆润,“她 很 安全。”然后变成Root的声音,“我很安全,甜心。”


“我亲爱的Sameen……”Greer开口,Shaw射穿了他的心脏。


“Harold和John已经来不及了,”Root的声音在Shaw耳朵里说,“但是动作快点的话,我们还可以救到Lionel。”


*


Shaw回到办公楼,发现Fusco正在大厅的公用电话旁。


“真是跟以前一样有帮助,水果麦片圈。”他抱怨道,挂了电话。他把笔记本递给Shaw:“新号码。你知道吗,下次不如你来接全知全能大小姐的电话。她最喜欢你,也许你可以让她给我们全名和地址。”


“怎么了,Lionel。”Shaw慢吞吞的说,跟着他上楼。“我还以为你曾经是警探呢。”


Fusco哼了一声。他身上一连串的可疑事件,在地铁站爆炸后发现两句无名尸体事件后达到顶峰,于是他被上头逼着退休了。


Shaw大部分时间都要听他抱怨他的退休金,虽然她知道他把退休金都捐给了NYPD慈善机构。Shaw也把一大部分Root的钱捐给了附近的动物收容所。


他们用来做行动基地的楼层基本是空的,除了两套面对面的桌椅,一块用来贴号码信息的白板,和一排显示器。


大楼剩下的空间也基本是闲置着,Lionel有时会觉得可惜,如果把这些楼层租出去他们能赚多少钱。有时候他们把需要暂时躲避的号码安置在闲置的楼层一段时间。有时候当Shaw无法面对空荡的家时,她会睡在这里。她在二楼以上储存了很多武器弹药,Lionel没必要知道这个。


Shaw把夹克搭在椅背上,Lionel带着眼镜,敲击着笔记本键盘。“除非女王大人今天屈尊降贵大发慈悲——”他们抬头看着显示器,依然一片空白 “我们得去NYPD找个人拿档案。”


“要是我们这有个前任警探多好啊。”Shaw一贯平淡的语调。


“这次你去。我觉得Silva已经开始恶心我了。”Shaw轻哼,Lionel叹了口气。


Dani Silva现在是他们在NYPD的线人。Fusco被赶出警局之前,她就在他的推荐下升到了凶案组。


“拜托。”Lionel劝诱道。“我觉得她挺迷恋你的,反正你那全知全能的另一半也没什么资格嫉妒。”


Shaw能感觉到自己的表情变得像石头一样僵硬。


*


并不是说Shaw从此就活的像个修女。她有需求,当她觉得需要解决时,她会找个男人来满足,总是男人。


曾经有一次有个长腿的棕发女人,但是耳朵里Root愉快的碎碎念令她无法集中精神处理手头的事。


*


Shaw的额外额外任务是捕杀Samaritan以前的特工。


The Machine并没有帮她完成这些任务,但是她选中的目标也从来没有被当做无关号码跳出来。


Shaw把狙击枪打包。她刚处理掉的目标实在太简单,那家伙用Samaritan给的钱买了一间大落地窗公寓。


“我找到杀她的那个了吗?”她问道。


耳朵里Root的声音非常温柔:“这会让你好受点吗,Sameen?”


*


“你比Fusco好多了。”离警局有段距离的餐厅里,Dani Silva递给桌对面的Shaw一份复印件。


Shaw直接翻到号码的联系人,小心不表现出兴趣,“埃博拉病毒都比Lionel好。”


Silva咧开嘴:“嘿,我今晚工作到10点,但是之后可以去喝一杯。”


Shaw从汉堡里挑出一片酸黄瓜,塞进嘴里。Lionel说Silva挺迷恋她的,但是Shaw从来都不擅长捕捉这种事,上帝才知道Cole喜欢她多久,她知道Root是因为那个女人就差把“我愿意”纹在额头上了。


Shaw吞下酸黄瓜。“我不谈感情。”


Silva向前倾:“我们可以跳过喝酒的步骤,直接到——你懂得。”她挑起一条眉毛。“或者你也可以跳过那个步骤,直接告诉我你和Fusco在搞什么。”


Shaw没有回答,Silva耸耸肩:“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不管是哪个步骤,你有我的电话。好好享受你的罪犯联系人名单。”


Shaw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手上捏着文件,Root的声音突然切了进来。“你应该接受她的,Sam,我知道你喜欢的类型。Silva警探很性感,也很酷。”Shaw不耐烦的咕哝了一声,Root的声音变成刻意的僵硬淡漠:“我觉得你能做一个杰出的招募者,把Dani Silva变成潜在执行者,Sameen。”


*


 “宝贝,如果你不是太忙的话,”Root的声音在Shaw耳边响起,“Lionel陷入了点小麻烦。”


“一点小麻烦”结果是Fusco被三个因为号码惹上的亚美尼亚暴徒逼在角落脱不了身。Shaw把一袋子Finch的钱塞在他们刚救下来的瘦弱少年手上,告诉他如果再惹事的话,她和Fusco不会再出现,而Fusco还在一旁抱怨。


“小麻烦,她把这叫做小麻烦!我差点就死了!有时候太难分清Root和The Machine了,她们都想害我被杀。”


“不,”Shaw淡漠的说着谎话“不会。”


*


Lionel听到The Machine用Root的声音说话的反应顶多也就是“这简直是另一个级别的超能力狗屎,Coco-Puffs。”他总是比Shaw擅长区分她们俩。


“你不是她,对吧?”Shaw有一天晚上问道。她听着Root的声音入睡,她在她耳旁唠叨着形而上学和薛定谔,为什么生命在结束前同时是又不是一场模拟,直到她问出这个问题。


“我就是她,而她就是我,Sameen。”


“好吧,这对一个分不清现实的人来说真是安慰极了。”Shaw沉入睡眠。


*


Shaw知道些Lionel不知道的事情,她知道The Machine曾经为了她的安全放任一个号码死亡。


“首要任务目标完成。”Root的声音呆板毫无起伏,她的机器声音。


曾几何时Shaw会与机器争执,她不需要她的保护,Finch建造她不是为了让她把某个人的生命优先于别人。但是Shaw是个实用主义者,如果她死了便不能救任何人,她与Samaritan之前相比,变得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The Machine不是Root。


Root死了,Lionel在这里,Shaw的现实世界建立在这两块基石上。


可是The Machine也不只是The Machine。


有时候Shaw觉得The Machine偷Root的声音,是出于某种诡异的ASI的悲痛。Shaw是生The Machine的气,但是她也没有指责她的资格。这该死的系统令她不安并不只是因为她的声音属于她死去的……那个人。如果Shaw是会担心电话费和蹩脚的心理应对能力的类型,这两件事也挺折磨她的。


有时候她耳朵里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像Root,Shaw甚至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用什么办法把自己的意识上传到机器里。这不可能,但是VR模拟也不应该真实到和现实无法区分,或者是控制大脑的芯片之类的东西。如今他们活在科幻世界里,Shaw的爸爸一定会爱死这个世界。


*


 “你今天晚上有计划吗?”一天的工作结束后Lionel问道。


“如果这是你让我去和Silva警探喝一杯的方法,Lionel……”Shaw警告。


“不。她能从你这样的怨气包身上得到什么呢?”Lionel回答,转而有点高兴,“我小孩今晚有场曲棍球赛,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Shaw瞥了他一眼。


“来嘛。”他说,拿起Shaw的外套,双手举着等待Shaw把胳膊伸进来。“不然你还能干什么?坐在家里和你的机器人女朋友玩扑克?”


不久之前,Shaw宁愿往自己大腿上扎一针生化武器细菌毒素,也不会选择跟Fusco去看曲棍球赛,并且她会毫不犹豫的用这个理由拒绝他。


而现在,她从Fusco手上夺过外套,套上。“我们走吧。”


Shaw并不觉得Fusco的儿子有他那么烦人,他还记得那次Shaw从黑警手上救下他的性命,所以他对她有种沉默而充满尊重的敬畏,Shaw挺享受这个。


*


“Hey。”赛后他走向他父亲和Shaw,肩上驾着曲棍,手上拎着滑冰鞋。


“我的男孩怎么样了?”Shaw问道。


“很好。”Lee咧开嘴,“上个礼拜我带他去兽医那打疫苗,他们说他很好。”


Lee Fusco领养了退休的Bear。很长一段时间Shaw都觉得自己的状态不适合照顾Bear,她不能肯定Bear是真的还是假的,而且每一天她都在想是不是往自己的太阳穴开枪才是验证的唯一办法。


直到之后Lionel对她说,起码他们俩中间的一个值得一个安静的退休环境。


*


The Machine认为Shaw应该弄一个植入耳蜗,就像Root的那样。


Shaw一枪打在对面暴徒的膝盖上。


“你在我耳朵里已经够糟糕了,更别提让你进入我脑袋。”


“什么?”暴徒说,死命抓住自己破碎的膝盖。


“我没在跟你说话。”Shaw回答。


Root的声音在她耳朵里响起:“你知道我有多喜欢进入你,Sam。”


这句话真是接的烂透了,可是Shaw不禁笑出声来,伴随着她标志性的白眼。


她想过模式,关于她和Root就像在噪声中永不停歇的合鸣。


*


Fusco有一次想换掉The Machine的声音。


那天他们在残破的地铁站为其他人守夜。Lionel戒酒了所以没有喝,一阵子后,他坚持要留下,以防Shaw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


Root的声音突然从一个破扬声器中传出来,说着些关于Shaw血液酒精浓度的话,Lionel迅速起身寻找一台能用的电脑:“肯定有办法把这家伙关掉。就像给导航换个声音,对吧?”

“让她说。”Shaw命令道,用威士忌瓶子指着Lionel,就像一把手枪。“有点帮助。”

*


这个前Samaritan特工没什么特点,瘦弱邋遢,黄褐色的胡须。Shaw两枪打中他的要害。


“就是他。”Root的声音很温柔。


Shaw手指抚上耳后平整的皮肤,用力按下去。世界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化,包括她脚下的尸体。


“她那时候并不孤独,我跟她在一起。我现在还跟她在一起。”


Shaw转身离开。


 


Shaw闯进了Lionel的公寓。她有钥匙,用Lionel的话说是“以备急用,我可以不用再买新锁但是别搞得这件事很奇怪。”。但她还是闯进来了,在他的厨房为自己倒了杯咖啡。


Lionel穿着睡衣走进来时,Shaw的出现并没有让他惊讶。他给自己到了杯咖啡,坐下说:“如果你是来看狗狗的,Lee带着他去我前妻那里小住几天。”


“你说的没错,Lionel。”Shaw盯着自己的咖啡,“有时候我分不清Root和The Machine。然而最糟糕的是,我觉得她自己也分不清。”


 “这时候开机器人女朋友的玩笑是不是不好?”


Shaw的嘴角微微抽动:“我一直瞒着你给她做任务。”


“我知道。”Lionel说,“我当警探当了很久,还记得吗?那些人工智能公司相继有非法闯入和火灾,不难猜测发生了什么。超级人工智能就像顶级掠食者,对吗?同一个地方超过一只,他们就要把对方咬到死为止。”


Lionel把The Machine比作Discovery频道里的东西,Shaw等待着耳朵里Root的笑声,直到她发现早些时候她已经把耳机摘下来放在口袋里了。


 “我希望你能早点告诉我,我全身心的想要阻止下一场超级电脑世界末日。不过你现在告诉我我也挺开心的。”


也许别的事Shaw也应该告诉他,比如她在处决前Samaritan特工,不过她确定她可以停下了。Shaw还没有自毁到想要把唯一一个她确定是现实的人吓跑。


Lionel的样子像是要安慰她,比如摸摸手之类的,还好他没有。


“想来点早餐吗?Sameen?”他转而问道。


“你会做?”


“不会,不过我有小孩。你可以来点麦片和巧克力牛奶。”


“你小孩不是已经十六了?”


“你到底要不要?”


Shaw摸了摸口袋里的耳机,但她没有戴上。“好。”



评论(23)
热度(249)
  1. enjlife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Ago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3. Ri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升sim卡 | Powered by LOFTER